Share |

高球新聞

Veylix的創辦人Beeson也是CEO/執行長.他是標準工程師出身,歷練了兩家桿身公司的研發與執行工作.對於技術與製造角度來說,他是身經百戰,硬底子出身.在Matrix時他是將產品設計總監的設計付諸執行與生產工作.所以對於桿身的一些特性與不同材質都有很多的經驗與瞭解.在我與他的討論當中,我有提到現在一些比較大品牌的桿身產品質量與耐用度都不是特好.往往使用一段時間,效能就開始下降

而在吉隆坡這樣的城市就完全是工商化機能,各地都可以看到大型購物中心,跟美國一樣.但我覺得它們的購物中心實在太多了,多到我平日去逛時,根本沒那麼多人在買東西,店員比購物者還多的狀況.這點在麻六甲更是如此.它們一般人的收入根本沒有太多.大約兩三千馬幣(台幣兩三萬,或人民幣四千到六千左右).要如何可以消費這麼多東西?在吉隆坡這樣的地方一般餐館的收費與台北差沒太多.

在馬來西亞的華人家庭關係與文化與以前的中國人一樣.家庭,倫理是很重要的觀念,現在台灣,我們這一代還有這樣的觀念但到現在我的小孩這代完全都蕩然無存.因為我們太寵小孩了,經濟條件也好了.我們這代能吃苦,不想要小孩也吃苦所以就讓小孩有自私,不尊重長輩的行為.在社會進步與工商化過程中,我們傳統的美德與家庭關係真的會慢慢不見.

讓我舉個例子說明你就懂了.你吃肉吃魚,吃菜,新不新鮮或是材料有不同時你吃得出來嗎?別說你吃不出來.吃東西肯定能吃出差別.而這就是標準的感覺差別.而感覺一定會有程度差別.所以當你打球時,桿身是怎樣的回饋你肯定可以感受出不同.所以是不是全部使用高噸位碳布材質也肯定可以感受出來.而那種把高噸位碳布的標準感受給改變,同時給它柔化,我個人覺得就不應標榜是高碳布的產品.反而應是打主要特性與功能為主.

現在的關鍵與亂象就是出在這種誰賣都一樣,只要是高碳布的產品就是要這個價.這還沒說到產品本身的性能,操作與效果是否能與它所訴求的一樣.日本人以往做事的特性是有多少做多少,不太會是美式的做法,過度的行銷,誇大的宣傳.而近幾年來日本桿身產品的售價極度與產品本質產生相當大程度落差.是我覺得相當差勁的一點.

木桿球頭構造更需要去瞭解整個擊球撞擊的過程,反應,與能量轉變.瞭解這些變化後才能知道可以從那邊下手進行性能提升.當找到一個切入點後就容易對此一目標進行可行的任務編組與運作計劃.這時才需要對材質選擇,結構特性,與撞擊變化進行分析與測試.而球頭外觀設計不止是要好看,酷炫等要求.它更重要的是要達到一些功能性要求.

高爾夫球具市場的成長在近20年是很可怕.市場價值成長至少10倍以上.加上因為全球化的推波助瀾下,產品的銷售已經不再是單一市場或區域市場的角度了.現在的新球具上市基本上就去全球上菜了.市場的新品上市最多是一兩個月時間差.但主要是重要的市場或大市場來說,新品上市的時間幾乎都是同步.

因為要發展創新產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過程”.這與山寨文化中剛好相反.山寨文化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要有一個創新,你要累積大大小小的失敗,問題與解決方案的過程.因為沒有前一個過程與結果,你無從瞭解你需要如何對下一個創新進行改進.而每一個過程都可能影響到你最後的結果.很多的創新都是在過程中發現一些不同的思路與效果,讓創新反而得到發掘.

為什麼中國人很難有獨立創新的基因與小宇宙呢?就我的理解,很簡單,問題就出在我們的思想教育上!大家都接受中國文化與儒家思想為主體的單行道教育.從小的禮儀規範,長幼順序的訓練下.讓你習慣以舊思想模式去考量與分析事物.好的作文或論述都需要引用許多古人與名人所說的話才是夠文化,夠水平.這無形之中已經限制我們對很多新的且還沒有出現的想法產生打壓.

大師賽的檢票很嚴格,觀眾進出都要掃描條碼。也就是說,如果有觀眾想用幾張門票鑽空子,多帶幾個人進來,那是基本不可能的——如果出場時不掃描門票,那麼這張門票將無法再次入場。美國很多觀眾採取的方法是是朋友之間共用一張門票,比如兩個人只有一張門票,A上午進場看球,中午約好時間出來把門票交給B,B下午進場看球。

很多人的動作出問題的所在都在於,力量太多,從頭到尾都把整個身體從手指到腳與頭都緊繃住.這就像你把橡皮筋一直都拉緊狀態一樣.身體整個都沒有彈性與韌性了.這樣的狀況下,你是無法充分運行身體轉動.身體自然就不會協調.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教練會要求你握桿不要握太緊,身體要放鬆?因為身體如果沒有彈性與韌性,你就無法將身體力量給發揮出來.因為一個有質感的揮桿動作,力量的發送只有一瞬間.

作为大满贯冠军,加上又是中国目前最有影响力的女子高尔夫球员,冯珊珊与之前球具赞助品牌的合同今年年初到期后,有好几家日本球具品牌迅速向她伸出了橄榄枝。HONMA也是其中一家。不过HONMA与其他几家略有不同的是,HONMA的老板刘建国是中国人,而且旗下签约的男子球员包括梁文冲、张连伟这样的名字。

在擊球的回饋這塊,除了材質的改變與影響外,其實最重要的關鍵是在於球頭的結構與重量設計.因為這是讓擊球產生與眾不同的主要原因.材質會影響手感,但對於要達到不錯的擊球爽度,這就是要整個球頭的設計與內部重要如何分布?才能讓你在擊球那剎那得到更多與更強烈的反饋.而在球具的選購上或是球友的需求上,球桿的反饋一定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因素.尤其是對感覺特敏感的球友.

打高爾夫我想很多人都喜歡擊球那一剎那的爽勁.不管你怎樣說這個擊球的剎那,但我必須要說的是,它就是會讓人上癮的魔力.一打上後,你會一球接一球的享受它.尤其是打木桿那種可以擠壓球感的爽度,那簡直就是滿分.因為木桿球頭的構造與先前的木桿是實心的木頭材質,現今木桿球頭首先它的球頭變得更加大了,內部結構也不在是實心,取而代之的是,中空設計,球頭設計越來越薄,

說到配件與服飾這塊.所有的運動當中,沒有一項運動同高爾夫這樣有如此多的個人化配件.小到ball marker,球釘,鞋爪,帽子,手套,到衣服.這些東西可沒有一個固定與標準的尺寸或外型.每一樣配件都少說3到5種的變化與風格.所以從頭到腳可以有的變化有多少?這些東西說真的要買到位,那可不少產品.

這個題目主要是以針對一般市售款球桿為主,大家可以容易取得的球具產品.而對於我來說,3,5年前的產品對我的振撼感是勝於現在的球具.因為以前的球具做工與尋求突破的積極度都很高,市面上的幾個大牌子還沒有現在這樣的大勢抵定.所以彼此都殺得昏天暗地,想把市場份額給盡可能增加.這種環境下就會出好球桿.

長久以來日本國內市場就很注重產品質量,很多小工廠都專注在產品開發與質量提升上,所以很多小廠走”質”的路線,對價格與成本來說本就不太在意.因為它們走小眾市場.日本市場就不是以”量大”為主的自由市場的體系.加上不管是外來的美系球具品牌都需要與日本本地的桿身廠配合,進行球具的規格重組.以利當地球友的使用.也因為這樣的因素,就產生了日規版的球具了.

美國因為是世界高爾夫市場的領頭羊,30年前的世界還沒有像現在的全球化.所以產品商都是主要有針對的市場,產品設計與生產都會比較狹隘.而對於像亞洲這類的高爾夫蠻荒區域是完全沒人會重視.所以那時亞洲市場大多是一些貿易商或代理商在進行球具販售.對於球具價格來說,那就是天價.也就是說打得起的人大多非富即貴,球桿價格過個水就是翻倍的價格.更別說規格適不適合了,有桿子買就不錯了.

在中國,高爾夫是一個比較敏感的運動與產業.做起來不太得到官方支持,所以參與廠商只能鴉子滑水,不能太招搖.而現在外部環境越變越嚴苛.新領導人對反貪與打奢是主要重點工作.對於這個市場來說絕不會是加分.所以現有國內高爾夫從業人員與公司都會面臨一個相當挑戰的3年.

中國很多現有公司都沒有立定發展目標與根基.比較隨波逐流,現在那塊紅,就往那跳進去.沒有垂直的耕耘是看不到你的特點與優勢,而要發展垂直優勢那可要花上5年以上的時間,才能有一些基礎.所以大家發展的方向與做法都類似,這導致了這個市場成怎樣狀況?價格殺得見骨,賣桿子的人沒有錢賺,只求能活下去,給股東好一點的財報看.

而皮革的材質就比較講就了.皮革的特性是耐用,舒服,穩固.而選用皮革越厚的手套就會越耐用,但手感上就會比薄的手套要差一點.皮革的薄與厚都沒有標準,所以要購買前最好能一一試戴再決定你要的手套感覺.你需要以你自己的喜好去評估適合你用的皮革手套.像一些特別皮革如袋鼠皮就會比較硬與厚,用起來就很耐用.通常一些皮革手套的耐用度都可以達到2~3個月時間

因為規格是死的,人是活的.人這塊沒有考慮進去,球桿裝起來最後還是差一點.所以一個正確與專業的球具訂製服務,技師要對每一個可能會產生的問題,使用者本身的體型,揮桿動作分析,與滿足球友需求的產品進行完整的說明.做不到這些事那就無法叫球具訂製.而球具訂製的另一個說法就是個人化球具.因為球具是因為人才產生重要性與功能,所以東西沒做到位,達不到效果那球桿就沒有價值.

球具的規格是沒有標準,而不同的使用者對上不同球頭與桿身都會有不同的使用規格.可千萬別像一些連半桶水都沒有的球友,開口閉口就是一些術語與數據的妙語如珠,如揮桿重量,硬度頻率,MOI等.但這些的要求都是沒意義.因為不同球頭與桿身所組合出來的球桿使用感覺是不同.要求死的數據放在不同產品上,那是我最討厭的外行領導內行的作法.

這是以產品角度分析,如果落實到你下場擊球的狀況那可能10碼就要被我收回來了.原因在於這類超標桿都會設定較長的使用長度,高彈道讓使用者可以打出較遠的飛行彈道,但下場有風,有濕氣,有地形的影響,加上你個人如果狀況不好,動作不協調,體能狀況不好.這一擊下去,10碼真的很容易加加減減後就完全沒了.所以不要大看了超標桿.